新足球小将

我朋友在上海工作,想寄一些东西给他
如果要从台中序生长而侯鸟都能飞回故乡

一定有些什麽 是我所无能无力的
 不然日与夜怎麽交替得
 那样快所有的时刻
 都已错过忧伤蚀我心怀
  
 一定有些什麽在叶落之后
 是我所必须放弃的――――――-

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?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?确切的说,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!自己狼狈地退出,这不是伟大,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我明白了,感情是不能勉强的,也勉强不来,就算我死死地抓住,抓住的是什麽?是伤痕,是痛苦!把手握紧,裡面什麽也没有,把手松开,我拥有的是一切。 等待千年


漫长的等待

教堂裡的人等

阶梯持续腐朽著


时间


不会随著岁月的流失而流失


只会随著等待而增长而增长


而最后

<是我约她!」,



 早安,噢,抬眼
 一隻无聊的猫正在练习翻肚
 冰箱,过了保鲜期的牛奶,小心,坏肚子









数学老师的情书写道:
亲爱的,你是正数,我便是负数,我们都是有理数,天生的一对!
回信:
亲爱的,如 【白头髮真的会拔1根长10根吗?】
   

Comments are closed.